剧院音响设计师Gareth Owen——从摇滚到洛基恐怖秀

我们采访了Gareth并讨论了剧院音效与普通的现场音乐有何不同。

伊利诺伊州奈尔斯市, 美国, 2019年6月19日

Gareth Owen是一位广受赞誉的英国音响设计师,他的作品包括许多世界音乐剧大片,比如迪斯尼的《钟楼怪人》、《修女也疯狂》、《发胶星梦》和迪斯尼的《小美人鱼》等。

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Gareth连续两年获得著名的奥利弗奖,表彰他在《孟菲斯》和《欢乐岁月》中的出色音响设计。由于我们的许多读者都是摇滚乐音响设计师,我们采访了Gareth并讨论了剧院音效与普通的现场音乐有何不同。

Q:您是如何起步的?是什么吸引您在音响行业的其他领域进行音响设计?

A:我早期的理想是成为灯光师。我的父亲是名教师,他在当地的一所学校管理灯光;我清楚地记得,当他对焦灯光时,我坐在一张旧的照明台后面,移动调节器。

父母建议我不要从事照明行业(现在看来是明智的),而是从事会计或医学工作。我没有采纳他们的意见,而是在摇滚乐领域开始了音响设计师的职业生涯。随着经验的增长,我意识到剧院面临的音效技术挑战更大。

如果我想成为真正优秀的音响设计师,就必须掌握剧院的艺术形式。我第一次涉足剧院领域,是被邀请在Whitehall剧院为西区音乐剧《布鲁斯兄弟》制作音效。那时候我没有钱,所以我和乐队交朋友,买了个帐篷,在他们的花园里住了10个星期,也参加了演出。就像他们说的,除了美好的回忆,其他的都是历史。


Q:剧院音响设计总是被误解;您能解释一下制作一部典型的西区剧需要做些什么吗?

A:作为音乐剧的音响设计师,我全权负责观众听到的一切声音。人声、管弦乐队声,使用什么发声单元,话筒放在哪里,混响如何衰减,使用哪种鸟的声音效果等等;还有很多很多。

而且还要有良好的人际交往能力,能够和工作人员、音乐家、导演和演员打成一片。在音效领域,很难想象还有什么别的角色需要如此广泛的技能。

Q:考虑到这一点,为剧院设计音响时最具挑战性的是什么?

A:对于摇滚乐来说,宾客就在舞台上。通常他们不知道FOH混音是什么,接触到的也非常有限。而在剧院里,宾客都坐在礼堂——导演、指挥家、作曲家、管弦乐编曲家——他们都在一线,非常积极地参与其中,乐于表达自己的意见。非常有趣!


Q:您参与过的最有价值的节目是什么?为什么?

A:我很难在伦敦的《孟菲斯》和美国迪斯尼的《钟楼怪人》之间做出选择。制作《孟菲斯》时,我们要与著名的Bon Jovi乐队的David Bryan紧密合作,他对自己写的音乐剧有着非常深刻独到的见解,这确实让我们如履薄冰!而制作《钟楼怪人》时,我们为整场剧创造了完整的拟音风格3D音效;而且,我们还得应付一个24人的管弦乐队、26名演员和一个40人的唱诗班,更不用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具挑战性的乐谱之一。


Q:当有一个新的任务时,您如何进行音响设计?

A: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导演、作曲家和音乐家交谈。他们通常已经为节目工作多年,他们的意见不容忽视。从他们身上,我尽可能地多收集信息,了解这部剧最终想要呈现的效果:比如是喧嚣还是安静?声音是自然的还是放大的?是否需要很多音效?演员是否需要做飞舞表演?等等。

然后,我会花时间看一下现有设计,思考如何把我需要的发声单元放置到可用空间,通常这样的空间都很有限。最后,我会和制作经理交谈,让理想的创意符合实际预算和时间表,这往往是最具挑战性的部分!一旦完成这项工作,我就会和我的团队进行沟通,确保我们能找到优秀的音响设计师一起合作。 

Q:您的一部分额外工作是担任声音设计协会(ASD)的会计。您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参与ASD活动的情况吗?

A:ASD的诞生源于我们一群人围坐在桌子旁,哀叹在英国剧院工作的专业音响设计师没有获得足够的支持。我们认为,如果把所有人团结起来,就能互相帮助,不仅有助于提供培训和技术支持,也有益于行业的商业化发展。

在我看来,ASD最好的地方之一在于社交。我们现在每年举办几次ASD社交活动,把许多设计师和工程师聚集在一起。要不是这样,他们永远都不会认识。至少以我的经验来看,这是非常有益的。